<kbd id="4435aw67"></kbd><address id="4435aw67"><style id="4435aw67"></style></address><button id="4435aw67"></button>

              <kbd id="4qcjthps"></kbd><address id="4qcjthps"><style id="4qcjthps"></style></address><button id="4qcjthps"></button>

                      <kbd id="we10wvv4"></kbd><address id="we10wvv4"><style id="we10wvv4"></style></address><button id="we10wvv4"></button>

                              <kbd id="pszb43w5"></kbd><address id="pszb43w5"><style id="pszb43w5"></style></address><button id="pszb43w5"></button>

                                      <kbd id="hlrqltuq"></kbd><address id="hlrqltuq"><style id="hlrqltuq"></style></address><button id="hlrqltuq"></button>

                                              <kbd id="9apfs1z7"></kbd><address id="9apfs1z7"><style id="9apfs1z7"></style></address><button id="9apfs1z7"></button>

                                                  49彩票网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生之窗 >> 校友風采 >> 正文

                                                  校友尋訪 | 曾俊敏 :知止而後有定

                                                  發佈者: [發表時間]:2017-08-26 [來源]: [瀏覽次數]:

                                                   

                                                  曾俊敏        

                                                  廣州大學外國語學院2002級英語專業(教師教育方向)學生,2006年本科畢業後考入廣東外語外貿大學高級翻譯學院,攻讀外國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專業口筆譯研究方向碩士研究生。2008年進入廣州中醫藥大學任教 ,現爲廣中醫外國語學院英語專業教研室副主任學院科研祕書兼學院語言學科研團隊負責人。  

                                                     

                                                     

                                                     

                                                     

                                                  楔子    

                                                  正式採訪之,我們已經從師兄的朋友圈中獲得了對他的初步印象 。  

                                                  我們看到了他對中國古典文化的喜愛——  

                                                     

                                                     

                                                  對當代教育的見解——  

                                                     

                                                  對閱讀和鍛鍊的堅持——  

                                                     

                                                     

                                                  大概在師兄眼中 ,從各方面不斷提升自己就是生活中很自然的一部分吧 。  

                                                  訪談是在七月下旬的一個週末。天氣酷熱,曾俊敏師兄卻沒有一絲的不耐 ,始終保持着謙和的態度 。師兄是此次校友尋訪系列中唯一一位在高校從事教學研究的校友,我們希望能通過採訪,梳理出師兄在學術科研上的成長經歷,爲有志於此的學弟學妹們提供些許借鑑 。  

                                                     

                                                  1. 大學本科:嘗試、選擇與“知止”    

                                                  談及本科階段  ,曾俊敏師兄認爲最重要的就是找準方向 ,確定目標 。在本科院校九年的任教經歷,讓師兄感觸最深的是 ,很多學生在大學期間方向不明確 ,陷入迷茫與躁動 ,以至於虛耗了大學時光。他很喜歡在課程上給學生安利《大學》裏的名句:知止而後有定 。”知止 ,就是要確定一個自己能長期堅守的目標 ,如此方能“有定”而不動搖。在師兄眼裏 ,“知止”極爲重要,而大學則是作出“知止”選擇的最佳時間 。首先 ,大學生的心智各方面已趨成熟。其次,大學不像中小學那樣有統一強加的約束與目標,狹義上的知識學習,不再是大學唯一的重心,學生有更多自由嘗試的機會。再者 ,對於不少並非出身大都市的同學來說,大學也是開闊視野看世界的第一站——比如,師兄就提到,中學時候家鄉最好的書店最多隻能找到漢、英、日三種語言的資料 ,來到廣州之後他纔有機會接觸各種聞所未聞的神奇語言 。“知止”選擇的重要前提,是必須對各種可能的候選項都充分嘗試,否則一遇到誘惑就容易動搖之前的決定。而大學之後的社會工作時期,雖然也有個體嘗試的自由,但市場對於“自由選擇”導致的失誤,不可能像學校那樣包容 ,改換門庭的成本也遠大於學生時代。因此 ,在大學期間,多嘗試,多比較,最終知己之所當“止”,這在師兄看來 ,是大學最重要的意義之一。  

                                                  師兄出身於粵東揭陽,從小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也曾獲得有名的“潮汕星河獎”學業獎  ,大學時代也是學神一枚 ,但他並不是那種“一心只讀聖賢書”的類型。除了自學小語種之外 ,他也幹過班委 ,做過電臺節目主播,學過管樂器 ,擔任過輔導員辦公室助理,當過家教  ,進過培訓機構,接過商業翻譯 ,組織過各種活動,在廣交會舉過牌 ,與外國筆友通過信 ,還代表外國語學院參加過大學的古典詩詞大賽並奪得第一名……正是這些多樣化的嘗試 ,讓他在確定目標的時候 ,非常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師兄說 ,自己走上研究道路 ,首先要感謝49彩票网的老師們。他至今還能如數家珍地說起餘東、蘇遠連、陳荷榮、汪立榮、高德立、冼健生等等老師的課程 。也正是在這些老師的課堂上,他第一次接觸到了語言學和翻譯學 ,接受了初步的科研訓練,並對學術研究萌生了強烈的興趣。他第一次發現千變萬化的語言現象背後原來有着簡潔而統一的規律 ,體驗到科學研究與探索發現過程的美妙,早前其它各種嘗試相形之下都黯然失色。比如 ,不少同學覺得煎熬的畢業論文,師兄卻做得津津有味:爲了研究清楚“山羊”相關詞彙在中國和歐洲各語族中的語義內涵有何差別,他用剛學會的世界語(Esperanto)編制了詳細的問卷  ,然後通過Skype聯繫到歐洲各國的世界語友人,請他們幫忙將問卷翻譯成母語並找到受試進行調查。最終 ,他的論文不僅拿到了校級優秀,而且通過了專家組答辯 ,拿到了全校畢業論文(設計)創新獎一等獎 。  

                                                  自從將學術研究確立爲自己的人生目標之後 ,師兄就立意考研深造,因而儘管在中學實習時表現突出 ,獲評校級優秀實習生,畢業時被學院老師推薦到廣州某著名中學任教,他卻婉拒了這個難得的機會。人生路上 ,從來就是充滿各種distractions的,但一旦自己有了錨定的“所止” ,就能保持清醒的頭腦,知道自己想要的理想生活是什麼 ,知道自己的路該怎麼走 ,而不會輕易爲旁人的話語所左右。  

                                                  也正因此,當我們請師兄給師弟師妹提點考研方面的建議時,他說:“考研也涉及‘知止’的問題。首先要明確的是,爲什麼要考研?是不想那麼快進入社會面對工作 ,還是確實有更高遠的目標 ?讀研對於所追求的目標是否不可或缺 ?”在目標框架下想通之後,各種選擇都會簡單許多 。師兄認定了學術研究作爲自己的目標之後,考研就是必經之路。但具體選擇考哪個專業方向 ,也要根據目標來決定。他最終選擇了翻譯學而非自己更感興趣的語言學 ,原因是考慮到高校對翻譯師資的需求更大 ,翻譯學研究也能與語言學相整合,這一選擇對於實現自己進入高校的目標更爲有利 。  

                                                     

                                                  2. 讀研:立體化準備和個人化特色    

                                                  2006年9月 ,高分考上研究生的師兄帶着十六箱書搬進了白雲山附近的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宿舍 。在師兄眼中 ,讀研既不是混文憑  ,也不能繼續按本科階段的方式來度過。他說  ,研究生階段在“知止”任務上和本科有很大差異:本科階段是在多元化嘗試基礎上確定最終目標  ,而研究生階段則要爲實現確定目標進行“立體化準備”。之所以稱之爲立體化準備,師兄強調說 ,是指在這一時期  ,除了專業學習上深入進階之外,需要從多個維度爲未來自己從事的研究與教學工作打好“立體化”的基礎 ,如:參加各種學術活動 ,以瞭解學術社區的運作規則  ;瞭解學科格局 ,逐步凝練出個人化的特色和生長點 ;參加高校代課等實踐 ,獲得本科教學經驗;培養能爲自己提供額外經濟支持的實力(如應用翻譯技能),以保證自己從事研究的理想不因五斗米而折腰 ;養成鍛鍊健身等習慣,爲自己打造能持續研究的“革命本錢”;積極主動處理好各層面人際關係 ,發展自己進入學術崗位之後所需的交際能力和資源網絡等等。讀研時,師兄除了繼續在各科成績上表現突出之外,也在廣外的公開學院代過課 ,參加過翻譯學碩士論壇並拿到第一名 ,考下了CATTI國家二級筆譯資格證 ,接過法律、建築、電影字幕、電視解說、旅遊文本等各種應用翻譯,和室友一起養成了每週健身的習慣 ,結交了諸多語言學和翻譯學領域的師友 ,還成了某個漢語方言論壇的管理員 。當然 ,壓力大的時候 ,宿舍三人組也想出了各種放鬆的法子 ,比如白天文獻看累了的時候  ,三人一起邊玩遊戲邊侃大山;深夜文章寫得卡殼了 ,一塊兒出北門外吃燒烤。  

                                                  也正是在研究生時期 ,師兄如飢似渴地閱讀各個領域的研究文獻 ,經常和宿舍裏不同專業的室友以及網絡上的高手相互切磋 ,並開始在翻譯和語言學的各個分支嘗試相關研究 。在此基礎上,初步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喜歡通過較大規模的跨語言比較來考察共性 ,偏好整合各派的理論框架來解答共同的課題,推崇跨學科、跨界的思維  ,非常重視方法論對研究的意義等。  

                                                     


                                                  3.入職後:平衡、堅守與求索    

                                                     

                                                  兩年繁忙而充實的讀研時光轉瞬即逝。2008年春,曾俊敏師兄先後通過了數所高校的簡歷篩選、筆試、試講和麪試 ,最終選擇簽約廣州中醫藥大學人文社科學院(現爲外國語學院)。然而,入職高校,並不意味着從此步入“學術研究”的坦途 ,而是“青椒”(大學青年教師)Hard模式的開啓 。一入職 ,他便接下了英語精讀、英漢筆譯等幾門英語專業的核心課程,常常備課到深夜;加上兼任教學祕書 ,平時要負責大量瑣碎的行政工作,白天除上課外基本沒有任何時間從事學術研究。熬過第一年,第二年又來了新課,又有各種新的行政事務……如今師兄開設的課程包括英語精讀、語言學導論、英漢漢英筆譯、學術論文寫作和跨文化交際等,還身兼英語專業教研室副主任、學院科研祕書和語言學科研團隊負責人等數職,負責統籌全院畢業論文指導和英專八級輔導等工作,寫材料、發通知、做統計、開會議、協人事是家常便飯。師兄是個非常認真負責的人,每一門課都力爭教出特色,又與學生關係融洽 ,在歷屆學生中口碑很好,很多已經畢業的學生還一直跟他有聯繫。他在行政工作上也細緻用心而有擔當,頗爲同事領導所稱許 。但也因爲對工作追求盡善盡美,教學、行政幾乎佔用了他全部的時間,加上家庭因素,多年來基本上每天都在連軸轉 ,簡直可以用周文王的“宿不悉日不足”(晚上做不完 ,白天不夠用)來形容 。  

                                                  曾師兄說  ,這個階段,基本上青椒們都經歷過 。有好些人的學術熱情 ,就是在這個階段消磨掉了——每天如此奔忙 ,誰還能顧得上研究呢 ?而學術日新月異 ,半年不關注領域內的進展,常常就無法和同行對話了 。師兄自己的祕訣,還是“知止”——“每天始終提醒自己 ,我當初理想中想要的生活是什麼?”顯然不只是做一名普普通通的教書匠 ,而是希望自己能在人類探求未知、滿足對大千世界的好奇心這一歷程中做出自己的一點微小貢獻 ,這也是精神愉悅的最穩定來源 。始終牢記當初自己擇定的“所止” ,拿現在流行的話說 ,大概就是所謂“不忘初心”吧 。因此 ,無論白天多忙  ,始終要保證夜裏的研究性閱讀。直到今天,一切比較上軌道了,他依然保持着夜讀的習慣 ,只是地點由最初的大學城教師公寓客廳  ,轉移到如今家中的書房。正是明確的目標和從不放棄的堅持 ,才讓他成功地在工作、生活與學術研究間保持了微妙的平衡,從而在度過最開始幾年“黑暗”的原始積累期之後 ,在2014年“重返”學術界時,沒有感受到明顯的差距和壓力,而是彷彿厚積薄發 ,水到渠成 。當然 ,所有的堅持都離不開一個好身體 。在師兄眼裏 ,擁有強健的體魄,是從事高校科研絕對不可或缺的條件 。  

                                                  曾師兄目前的研究興趣主要在語言類型學、語言接觸、翻譯學以及中國塔吉克族使用的東伊朗語這幾方面,這也是他堅守心中理想目標並與現實相互平衡之後的結果 。師兄的碩士專業是口筆譯研究,但從本科起就對語言學有極大興趣 ,所以他一直在考慮如何打通這兩個學科,比如可以從語言學視角研究翻譯,也可以用翻譯學路徑探索語言接觸等 。另一方面  ,身在醫科院校的他,也需要考慮如何將自己的興趣與院校的優勢相平衡 ,如關注中醫英譯、中醫與國內外其他傳統醫學的關鍵術語比較研究等 。第三個平衡則是教學和科研的平衡,比如將巴塞羅那PACTE翻譯能力模型引入本科翻譯訓練,將國外語言學的前沿發現與理論新知整合到語言學導論教學中。第四個平衡是自身研究興趣和國家政策關注的平衡,如將師兄之前關注的新疆塔吉克族語言研究與我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相結合 。  

                                                  “知止”前提下的堅守與平衡,始終是相輔相成的一對關鍵詞  ,也只有這兩個支點穩住了,才能放手去探索自己嚮往的領域。正是在“堅守-平衡-探索”框架的支撐下 ,師兄度過了青椒的瓶頸期,開始步入學術研究的正軌 。如今的他,每年都會參加多場國內外學術會議 ,也時常會有稿約或應邀擔任某些學術出版物的編輯 。  

                                                  今年九月份開始,曾俊敏師兄將以國內訪問學者身份 ,回到廣外英文學院跟隨導師從事句法學相關的研究。我們也衷心祝願師兄的學術研究道路越走越寬廣!  

                                                  下圖爲曾師兄今年七月在上海外國語大學舉行的第三屆語言類型學國際學術研討會上做引語語序類型的學術報告    

                                                     

                                                  師兄在北大《語言學研究》上發表的語言類型學論文

                                                       

                                                   

                                                     

                                                  師兄寄語    

                                                  1)《大學》上有關“知止”的完整版本是這樣的:“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 ,靜而後能安 ,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 ,知所先後 ,則近道矣。”在人生的各個階段,最難的都是理清“本末”“終始”,知道孰先孰後 ,明確理想所止,如此才能使焦慮不安的心態得以靜定,而靜定之境是最終邁向成功的重要保證 。這段話非常值得學弟學妹們收藏,對有志於學術者尤其如此。   

                                                  2) “何妨舉世嫌迂闊,故有斯人慰寂寥。” 這是王安石的詩,師兄一直很喜歡。詩裏說的斯人 ,是指孟子。詩人在現實中感到自己不爲周圍人所理解的孤獨,但讀《孟子》使他找到了精神知音。當我們選擇了某一條人跡罕至的道路時 ,堅守下去的力量既來自“知止”這樣的理性認知 ,也來自同道知己(無論古今中外)的精神支持 。學術研究在外人看來往往是孤獨的——所謂“坐冷板凳”——但有了知音 ,就不再孤獨 。  

                                                  3)“相逢何恨方言異,四海斯文自一家。”這是日本江戶時期儒宗木下順庵的詩 ,師兄喜歡這種超越了國別、族羣界限的博大胸懷  。當代許多行業都強調國際視野、世界眼光,做學問尤其需要這種“四海斯文自一家”的精神認同 。學術爲天下公器 ,科學研究沒有國界 ,它應該屬於全人類 。保持與國際同行的合作與對話  ,纔不會固步自封或誤入歧途 。  

                                                     

                                                     

                                                     

                                                     

                                                  校友尋訪隊:樊悉喬 楊麗英  

                                                  責任編輯洪偉鋒  

                                                  責任審稿:樊悉喬  

                                                  指導老師任洪蔚